U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U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广西异事6活捉芭蕉精的经历1-【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15:35 阅读: 来源:U盘厂家

笔者讲述了他亲身经历的一个芭蕉鬼的恐怖故事,以下为真实陈诉,故皆使用第一人称描述。

话说,76年对于中国来说可谓灾难深重:随着三位伟人的相继逝世,又是经历了唐山大地震。那年清明节,我出生于广西省的桂平县,同时出生的还有我的孪生妹妹,她仅比我小不到一分钟。哥俩长到7岁,外公和外婆就相继去世了,我们就此被丢给了唯一的亲舅。

家里穷的叮当响,除了天冷我就没穿过鞋子。舅舅只愿意养我,把我妹妹送给了一个远房亲戚。期间自然是各种折磨,这里略过。到了90年初夏,终因暴力反抗被赶出家门,开始了流浪生活。我决定去找回我妹。可是我妹在哪呢?只听舅舅说起那远房亲戚是湖南的,但我不知道湖南到底是哪里,只以为也是一个村子,很远的村子。

90年代农村入夜之后,外面是没有人的,顶多有个把出来捉些田鸡蛇类。没有月亮的话伸手不见五指,更别提赶路了,即使有月亮也不能走,随便窜出一条毒蛇咬伤就把命交待了。

我出来后的第一个夜晚是在晒谷坪(晒稻谷的地方)睡的。谷坪紧挨着村子,那是生产队时候修的。那晚已经是14号,过了夜晚12点就15号。走了一天路的我不知道走到了哪里,只跟着灯火来到了这个村子旁边。没有人烟的地方我不敢过夜。找个村子就算不进去在村外也比荒野有安全感。

这村子大概不过50户人家,此时已经大部分熄灯睡觉。月亮很亮,我找到了一个晒谷坪,吃了几口中午地里烤的红薯后,倒头便睡着了。不知道夜里几点,一阵冷风把我吹醒,感觉要着凉感冒了,便去一个猪圈里想弄些稻草出来铺了继续睡。

转了一圈后发现,猪圈门都被锁住了。我正打算返回晒谷坪,不经意往一个猪圈窗户往里瞄了一眼,发现里面放着两副红棺材。月光透过窗子照着那两副红棺材,十分的恐怖和诡异。把我吓的慌不择路,直接跳进水田里,跑回了晒谷坪。满脚的淤泥,坐在晒谷坪上吓的半死不敢躺下睡觉。

坐了一阵我又困倦的难受,把头靠在膝盖上打瞌睡。迷迷糊糊中听到身边响起了唢呐、铜锣、还有法师诵经超度的声音。

在广西大多农村,人死了在家做了法事后装进棺材里,还要拉到晒谷坪做三个小时法事,接着一路放鞭炮抬到离村子一两里地远埋掉。

吓的我立刻困意全无,猛的抬头却什么都没看到,那声音也突然停止。我没停留半秒,立即撒腿跑进了村子里,全村的狗都在狂吼。直到看到有灯亮的小屋,我才停下来走了进去。

这小屋是赌钱的地方,十几号人围在里面打牌九赌钱。我走进小屋也没人管我,在里面看打牌九看到天亮才离开村子。出了村口顺手摘了几根粗大的黄瓜,准备路上口渴了当水果来吃。

由于昨晚基本没睡,便困倦难忍,找了个阴凉的榕树荫下睡觉,这一睡竟然睡到了天黑。白天这榕树树荫下非常凉爽,到了晚上就非常阴森。我昨晚睡的晒谷坪都够恐怖了,哪里还敢在这里呆到天亮,况且今天已经是十五号了。

广西农村的初一十五晚上是不能乱跑的,那是祖宗先灵回家吃饭的日子。九十年代初很多村子没通电,就算通了电的,也没有电视机可以看,晚饭过后基本都已经睡觉了。给我十个胆子,也不敢今晚在外面过夜。我想找个村庄,和昨晚一样看人赌钱到天亮。估摸着现在还是晚上八九点左右,没到深夜还是不会太怕的。

我走了一两里地,要经过一个竹林,这竹林里面很黑,只能勉强看到路,而且不知道有多深,但路是从这个竹林穿过去的。

那年代路都是人走的小路,而且就算是小路也很少,一个镇通到另一个镇的路就只有一两米宽,那时候农村单车都没普及。所以这条路是我必走之路,否则只能在外面过夜了。

我咬了咬牙还是硬着头皮走进了竹林里。比大腿还粗的竹子枝叶茂盛,竹林里比在外面往里看还要黑,只能很勉强的看到路的轮廓。我有点后悔走进来这竹林里,但一想到往回走很远才有村子,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我多怕十几二十米高的竹子上突然跳下什么怪物来,便加快脚步想快点走出竹林。

走了没有5分钟,根本已经看不到路。我拿出火柴点了一根,火柴熄灭后更黑了,我已没有胆子敢继续走。突然前面不知道从哪飘出了3团黄色的火焰。

“鬼火”

看到这三团突然飘出来的火焰,我一惊竟不自禁的喊出了这两个字。以前哪里知道鬼火就是磷火。虽然现在我也不信鬼火就是磷火。鬼火和磷火是有区别的,磷火只是自然现象,出现燃烧一下便消失了。而鬼火更像是一团有意识的火,它会停会走,甚至会跟着人。有目的的飘去某个地方,就像一个透明的人举着的火把一样。

那三团鬼火把竹林都照亮了,两高一低飘浮在竹林里。那鬼火见到我出现后,停止了飘动,在离地面两米高左右的地方烧着。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见到鬼火了,要算起来不下十次。以前在田间山林捉蛙蛇类也见过多次,但都不是一个人看到的。

这么近的距离加上这样在阴森的竹林,况且正是十五号,一个月最阴森的夜晚,还是孤身一人。这其中一样都能把人吓惨,更何况都凑一起去了。但怕归怕,遇到了总是要面对的。我们农村老人常说,这些东西你越怕它,它就越喜欢整你。那鬼火照亮了不小的范围。我弓着身子,右手紧紧捉住一条两根手指般粗细的竹枝,眼睛死死盯着这三团鬼火,对峙了有一分多钟。

这一分多钟犹如一个世纪那么漫长。那鬼火不曾有一点飘动,仿佛被钉在半空中的火把一样。而我虽然站着不动,但全身细胞紧绷,早已满身大汗。

“啊”!

我用尽力气大吼了一声给自己壮胆,一边大骂脏话。家乡话我不会打字,大概是狗血泼尿淋的畜生,谁给你的胆子在这里吓人,看我不刨了你的坟啃了你的骨头。

虽然我这样骂,实际上我怕的不得了。我一边骂同时折断了那根竹枝,发疯似的向鬼火冲去,准备用竹枝扑灭它。

对于脏东西,用扫把赶是农村常有的说法。扫把的作用就是打扫卫生,保持干净,而山精鬼怪也叫脏东西,最怕拿扫把赶它。农村以前的扫把都是竹枝做的,所以我才用竹枝去对付它。

前面已经说过,鬼火和科学解释的磷火是不同的。鬼火有意识,烧的久,而磷火无意识纯属自燃现象。故那鬼火看到我拿竹枝冲过来,马上飘动起来,往竹林深处飘去。我好像还隐隐听到了一声婴儿的哭喊声。

我早就怕的全身冷汗,看到那鬼火飘走,马上屁股着火般没命的冲出了竹林。

我上气不接下气回头望了一眼这片竹林,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只感觉到莫名的恐怖,似乎竹林里潜伏着无数的山妖厉鬼。

趁着月光一路跑到了山脚下的一个小庙里,累的半死。这座庙很小,仅仅只是一个泥砖瓦盖的单间。庙里放着五尊木雕神像,分别是盘古、哪吒、玄武大帝、千里眼和顺风耳。坐中间的盘古是最高大的神像,足足有一米高,左手拿着月亮右手拿着太阳。而前面的哪吒仅仅只有现在的啤酒瓶那么高。

神像面前有一张桌子,上面摆有一些花生和两个橘子,还有一个香炉。因为是十五号,庙里挂着两个大红灯笼,再加上有五尊神像,我感到无比的安全,便打算在这庙里过夜。

其实这种山间小庙是孤魂野鬼最多的地方,但它们享受着村民的香火,一般不会出来害人整人。不过我以前根本不知道这些,只当是神仙住的地方。

我找来一块木板,在神像面前的桌子下面一横,睡起觉来。因为今晚村民刚来烧香,所以蚊子都被香烟雾熏死了,这一睡就睡到天亮。

早上起来发现桌子上有一盒火柴,就掏了一半到自己的火柴盒里,磕了三个头,便出去找玉米吃。

此后的一个多星期,我白天出去找吃的,晚上就在这个小庙里过夜,直到有一天有人来到了这个小庙里。

一天早上我还在庙里睡大觉,进来了一个30岁上下的妇女。那妇女看到我吓了一跳,骂哪个野仔子,跑来神仙家里来睡觉,也不怕晚上肚子疼。

那妇女走到桌前,手里提了个竹篮子,篮子里有些香烛纸钱,还有半边巴掌大的猪肉。她把篮子一放,蹲下来蹬着我问:你这个细人(小孩的意思)是哪家的仔,看起来这么面生,怎么跑到这里来睡觉?

我赶紧钻出了桌底,小声的告诉她我是社坡来的,被大人赶出来没家回,流落到了这里。

那妇女听我说完问我:“你这细人看起来这么老实,该不是打架偷东西了吧?哪个野仔这狠心赶你出来,社坡到这里有70里路啊!你吃饭没有,到我家吃饭吧!”

我头点的像小鸡吃大米,就这样跟着她回了家,一呆就是大半年才离开。当然这是后话了。

那妇女让我叫她三姑,她拜完神后带我回了家。路上有个肩膀扛着锄头的汉子坏笑着问三姑,哪里偷了个那么大个崽啊!三姑把他骂了个狗血喷头。

三姑是藤县嫁过来的,家里只有两个人。有个9岁的女儿叫雪妃,上小学一年级,她老公已经去世两年了,而她也准备改嫁,而我后来也是因为她改嫁才离开的。

我在三姑家住了下来,她家很穷,把放柴的房间腾出一个角落给我铺了一张床。家门口是养猪的猪圈,养着两头猪,三姑家的收入全靠这两头猪了。雪妃的学费,平常买这买那过年过节都靠养猪的收入。除了养猪,平时耕田种地是基本没有钱收入的。

那天就是猪生病了,叫隔壁村的兽医打针没好,去村里的神婆那问了下,说是猪被饿鬼惦记上了,想吃它。三姑让神婆送走了饿鬼,然后到庙里拜神才遇到我。

由于三姑家没有男人,所以她在家当妈又当爹,。幸亏雪妃懂事,很少让她操心。但在外男女干的农活都她一个人干,有时候累的腰酸背痛觉都睡不着,三天两头叫人帮她刮痧。村里有光棍经常想帮三姑干活,但他们目的不纯,三姑怕人说闲话,便总是拒绝,在累的活都自己来。

我虽然已经14岁,但身高仅一米四出头,从7岁起长年累月的干活,力气也不小,肩膀随便挑两桶水回家。大多农活都会干,也很勤快,给三姑分担了不少劳累。

三姑家虽然穷,但是由于人少,所以吃的在村里算好了。一块五一斤的猪肉两天买一回,在物质匮乏的九十年代农村,能两天吃一顿猪肉,全村都找不出三户人家。

时间一晃一个多月过去了,已经快到了端午节。这天三姑天刚亮就叫我起床跟村里人去摘竹叶包粽子,说起晚了太阳太大晒死人。

我起床后吃了一碗昨晚剩下的粥,便拿了个蛇皮袋,去村口等摘竹叶等人。那天刚好是周末,雪妃不用上学,也要跟了来说要去看看有没有野蘑菇摘。

早上没到六点,我们就出发去摘竹叶了。同行的有平时一起玩耍的伙伴们,阿贵、大美、阿肥、小虫、鬼头。唯一的大人就是大美他爹,剩下的都是14、5岁的小伙伴,还有9岁的雪妃妹妹。

伙伴们一路蹦蹦跳跳的走了大半个小时,竟然来到了那天我遇到鬼火的竹林。不过由于是大白天人又多,我并不害怕,只是忍不住东张西望。

那晚夜里竹林太黑,并没看清这竹林。原来这片竹林竹子很多种,但我叫不上名字。有大腿粗长刺的、有甘蔗大小细长的、有手指粗细的。将竹林长的密密麻麻的,除了中间留有一条一米宽的小路外,别的地方根本寸步难行。

这些竹子的竹叶大的不过五寸,小的不过手指大小,是不能用作包粽子的,我们要走到竹林深处去摘大的叶子。

从进入竹林起,约莫走了15分钟,经过一条小溪终于到了目的地。我们把蛇皮袋铺地面休息,大美他爹拿出烟丝烟纸,卷了一根抽。大美和阿肥他们在小溪里翻石头捉螃蟹,阿肥翻起石头,大美来捉。雪妃被蚊子叮的满手包包,哭喊着早知道不来了。而我则坐在地上东张西望,总感觉这里很阴森可怕。

此时太阳刚刚爬到山头,阳光射了过来,石壁上在滴着水。我们一行休息了近二十分钟,大美他爹把第二根烟头一扔站了起来,把捉螃蟹的叫过来摘竹叶。

大美他爹拿出砍柴刀,砍了一根长竹子把要摘的竹叶上的露水全打了下来,接着拿袋子钻进了竹丛里去摘竹叶。

这片竹子和进来的竹林不同,都是大叶子,竹子粗不过小拇指,相信农村长大的都知道。

我也拿起地上的蛇皮袋,跟着钻近了旁边的竹丛里去。摘了两片竹叶,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偷偷看着我,浑身不舒服。便叫阿贵过来和我这边摘,无意中转身看到离我三米远的地方有怪异。

那有几件婴儿的衣服,还有个平时用来捡牛屎的簸箕,不过簸箕没有耳朵,反扣在地上,旁边还有一些没烧透的纸钱。

这时阿贵刚走过来,我便指着问阿贵那是什么。阿贵伸长脖子望了一眼,摇摇头说不知道,他大喊了两声六叔,便把阿美他爹叫了过来。

阿美他叔钻了过来,我们还没开口,他便发现了那倒扣的簸箕和那些纸钱。只见他脸色一变,不说话扬了一下手示意我们快出去。

我和阿贵赶快钻出了竹丛里,阿美他爹也钻了出来,接着鬼头阿肥他们也出来了,但是我没看到雪妃妹妹出来。

我赶紧和阿美他爹说雪妃不见了。阿美他爹脸色一沉,叫我们去小溪那边等他不要乱跑也不要乱喊雪妃名字,说完便转身钻进了竹丛里。

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感到害怕,便拥簇着往小溪那边刚才休息的地方走去。

竹丛到小溪边不过百米距离,我们走过来刚坐下,便看到阿美他爹从竹丛里钻出来,肩膀上扛着雪妃妹妹,不一会便跑到了我们这里。

雪妃妹妹像是睡着了一样,阿美他爹脸色不太好看。他一脸严肃的叮嘱我们不要乱说话,跟着他走就行,说完便从原路返回了,我们跟在后面,一路上都不敢说话。一行人在竹林里走着,大家都不说话只有匆匆的脚步声,十分的诡异。太阳出来一下子便被乌云挡住了,让这竹林更加的阴暗了。

我们走出了竹林里,大美他爹吩咐阿贵负责带领我们回家,而他背着雪妃妹妹一路小跑着先往家赶去了。

大美他爹走后,我们几个伙伴开始说话,一边走一边讲。

阿贵先开口说:“我们刚才看到的应该是郭喜他儿子,上个月郭喜他老婆难产死了,连儿子都没保住,还没生出来也死了。”

阿肥接过阿贵的话说:“据说郭喜把死去的儿子装起来连夜进山埋掉了,怎么会弄到那里去。”

我心里惶恐不安,忍不住的问他们:“那雪妃妹妹怎么了”!

虽然我来到雪妃家才一个月多几天,但她在我心目中,早已当成了亲生妹妹。有时候我经常想,我妹妹没有被湖南的亲戚领养,而雪妃就是我亲妹妹多好。

可是没有人回答的上来雪妃妹妹是怎么了。鬼头说是被脏东西上身了,阿贵说看到脏东西吓晕了,小虫说撞邪了。

我心情很糟糕,没有再说话,把他们甩在身后,加快了脚步往家里赶。刚走进村子就看到村里的张神婆往三姑家走去,我便跟在了张神婆身后。

张神婆才40多岁,对于她我并不了解,甚至只见过三次她。

回到了三姑家,屋里已经来了不少村里的大人,其中还有阿美他爹。三姑在房里,眼睛通红刚哭过,看到我走进房间也没有说话。而雪妃妹妹此刻正躺在床上,眼睛睁着人却一动不动。

神婆在三姑的屋子外面转了一圈后,走进了房间里开口便骂:“你这个小畜生,你有什么不服气的,胆大包天了,我今天就要来收拾你”。

三姑见张神婆进来就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对张神婆说:“五嫂啊!我命怎么那么苦,什么破事都找上我家来,你一定要帮我看看小妃怎么了啊!她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活着也没盼头了。”

张神婆叫三姑赶紧准备一碗米一个鸡蛋和一炷香一碗水。我收拾了一下桌子,三姑把装满米的碗放桌面上,米里还藏着一颗鸡蛋,然后点了一根香插到米里面。

张神婆喝了一口水后,坐到桌子前的长凳上,闭上眼睛像唱歌一样唱了一段,便把头用力的磕在桌子上不动了。

张神婆就这么趴在桌子上不动,我只以为她磕头用力晕了过去。正当我疑惑间,已经有四、五分钟不动的张神婆全身开始发抖,最后抖的连桌上碗里的米都有不少掉落在桌面上。

我和屋里的大人们都看的很紧张,但是又不敢说话。

突然张神婆猛的站了起来,捉起桌面上的那晚水喝了一大口,端着碗走进房间雪妃妹妹床前,对着雪妃妹妹喷了一脸水,接着又喝了一口又喷,反复三次。

当张神婆喷了第三次后,雪妃“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三姑立即冲进房里抱起雪妃妹妹,像哄三岁小孩一样哄雪妃妹妹不要哭,不怕不怕。

张神婆走出了房间,一脸疲态。

天炼游戏

美美小店游戏

乱入三国安卓版

街机群英传手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