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U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事连篇之报复[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45:38 阅读: 来源:U盘厂家

人这一辈子总是会犯错误的,只不过有些错误你可以改正,但有些错误,你可能永远也不能改变,它象是一条冰凉的蛇,总缠绕在你的心里,让你这一辈子也得不到安宁……

那年,刘强刚上初二,因为刚刚发生了大地震,因此学校休假两个月,布置了很多作业,让学生们回家做。

刘强趁此机会,去看他的表叔,他的表叔是在一个深山里的采矿场工作,那里离城很远,得坐十多个小时的客车,还要走五个多小时山路,才能到达那里。

孤零零的采矿场坐落在一个山坳里,四周大山上全是浓密的黑松林,一旦到了晚上,山里的夜风犹如一只怪兽,在松林里打着旋,发出呜呜的怪叫声,那感觉怪}人的。

表叔对刘强很好,但也很忙,没多少时间陪刘强玩。他一个人在表叔家里待不住,于是便经常去矿上与其他工人玩扑克。

矿上的工人其实大多数是附近的山民。工人们每次闲下来最开心的娱乐就是打牌,刘强就是在那个时候学会的打牌。

有一天下午,刘强做完了作业,看了看闹钟,才三点半,于是就去找矿上的工人玩牌。

表叔的家离矿上还有一段路,还要走上三十多分钟,穿过一道山梁,到矿上要经过一片杂树林。

到了这个季节,矿山的天空,总是灰沉沉的,每次走走过这片杂树林,刘强总要唱着歌,给自己状胆。

因为在那片树林的后面,有很多的荒坟,如果不发出点声音的话,树林里有时山风轻轻吹过,枯枝和败叶发出的嗤嗤声响,你会以为是谁躲在暗处跟着你走,那样你就会觉得毛骨悚然。

走进这片树林,刘强刚想唱歌,突然看见山道边有一个老婆婆,她佝偻着腰,在颤巍巍地拾着柴禾,看见有人在,刘强心里放松了许多,因为在前天,刘强从这里走过时也看见了她。

老婆婆回头看了他一眼,埋下头,继续拾她的柴禾,刘强大步走过她的身边。

“强强”当刘强走了几十步,他听到好象背后,有人在喊他。

不会吧……是谁呢?

“强强。“声音又响了。

刘强停下脚步,下意识地应了一声,回过头去,背后只有刚才那个老婆婆。

“奇怪,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刘强仔细地打量着这位老婆婆,她头上戴一顶线织的黑色小帽,上身穿一件藏青色的棉袄,下身很单薄,一双小脚上一双老式的布鞋,看起来,很干净,整洁,她双手拄着个柴火钯,正看着刘强。

“老婆婆,是您叫我吗?”刘强疑惑的问。

“是呀!”

“您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叫强强呢?”

“我是这矿上的人,怎么会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她说话的声音很慢,嘶哑的声音顺着山风传了过来。

老婆婆那蜡黄的脸上布满了皱纹和黑斑,下巴微微翘起,失去光泽的干瘪嘴唇,似乎永远也合不拢,她那双浑浊无神的眼睛一直在看着刘强,刘强突然觉的她很可怜,有一种想陪陪她的感觉。

孤苦无依的老人啊!这么大年纪还出来是柴火,他的儿女可真不孝啊!刘强决定陪她聊一会儿。

刘强礼貌性的问:“老婆婆,您姓什么呢?”

“我姓陶,你就叫我陶婆婆就行。”

“哦!陶婆婆您这么大年纪了,您的儿女为什么还让你出来拾柴火呢?”

“婆婆没有儿女,你真是个好孩子啊!”她笑了,用手抚摸刘强的额头。

刘强感到陶婆婆的手被冻的异常冰凉,脸上所有的皱纹分为上下两层,深深的挤成皱皱的皮,那张嘴显得更干瘪了。

刘强看着天色已晚,说道:“陶婆婆,我要走了,改天再来陪您聊天吧!”

>>

“强强你等等,婆婆给你点好吃的。”说着她转过身去,似乎在柴火背篓里找寻什么。

刘强看到陶婆婆后背上有好些尘土,于是讨好的给她拍了拍,陶婆婆转过身来,卷曲的五指一下打开,两枚红红的山果赫然映入我的眼前。

“孩子,这个你吃一个。”陶婆婆说完,自己也捡了一个放进没有牙齿的嘴里砸吧着,挤压着,下巴一开一合鲜红的汁液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刘强把山果也放在嘴里,真的很好吃,他从来没有吃过这种山果,酸酸甜甜的,果实的口感很好,水分也很多。

他顺势用舌头将流出嘴角外的汁液添了个干干净净,笑着说道:“真好吃,陶婆婆,这山果还有吗?”

“有有……来……孩子,给你”说着她又掏出了一颗山果。

不知为什么,刘强很想吃那山果,他一把抓过那山果,一下子塞进了嘴里。

看刘强吃的很香,陶婆婆用一种空洞无神的眼光看着他,似乎很忧郁。

陶婆婆突然开口:“强强,你要记住,千万不要跟其他人讲婆婆的事,我喜欢安静,过一段时间,果子长出来了再给你吃,好吧!你一定要记住啊!”

“你放心吧婆婆,咱们可以拉钩。”说着刘强伸出手指,陶婆婆迟疑了一下,不过还是伸出了手指。

刘强的手与陶婆婆青灰色的手碰在一起 他发现陶婆婆的手指甲很长,似乎好久没有剪过了。

“陶婆婆这下您放心了吧!我发誓绝对不会跟别人说的。”

“好!你可一定要记住你的话啊!走吧!”

告别了陶婆婆,刘强走了好一段路,回头一看,陶婆婆还在原地远远的看着他。

第三天,刘强揣了点软和的糖果想要送给陶婆婆,可是在路上没有看到她。到了矿上,几个矿工正在打牌,刘强在旁边看了一会儿,闲的无聊便走了出去。

隔壁是矿上一间堆杂物的屋子,刘强走了进去,找到了一本破旧的连环画,看着结满蛛丝的墙上有一个发黄的相框,相框有点歪,似乎随时就要掉下来,刘强把它取下来,吹了吹上面的灰。

照片上有七八个人,左边第一位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顶黑色的小帽,瘪瘪的下嘴皮努了上来,那是陶婆婆特有的笑。照片下面写着1965年10月留念,黑松林矿区后勤处全体同志。

突然,身后一双手蒙住了刘强的眼睛,他心下一惊相框掉在了地上,回头一看,是刚才那边打牌的矿工老黑。

他冲我嘿嘿一笑:“嘿嘿,怎么样,没吓到你吧!看什么呢?”

刘强从地上拾起相框,边用袖子擦着那上面的灰边说着:“我在看陶婆婆的照片呢!”

“你怎么会认识陶婆婆的照片,她可已经死了好多年了。”老黑显然有些不可思议。

刘强心下一颤:“什么?你说什么?”

“我说她已经死了好多年了,好像是左脖子下面张了两颗瘤子,没有治好死了。”

“不可能,你别骗我了,我前天还见过她呢?”刘强认为老黑在跟他开玩笑。

“我骗你干什么啊!这矿上的人都知道,我看你是中邪了。”老黑嘟囔着走了出去。

“不可能,这世上根本就没有鬼”刘强颤抖着看着照片,相框已经碎了,照片左侧那个老人她那下嘴皮努上来的特有的笑,正正的对着刘强。

天哪!的确是陶婆婆,刘强惊吓的扔下了相框,大声喊着老黑,冲进了他们满是烟味酒味的房间,满屋子的人都惊呆了,他们都讶异的看着刘强,刘强瘫在地上,语无伦次的说了一切,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刘强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已经躺在表叔家里的床上,听到外面有隐约的说话声,是他的表叔和矿上看门大爷的声音,还有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

只听到看门大爷说道:“这样吧他姨!明天我们到坟上去看一看,也许强子看到的是真的,几个放牛娃上个月也看到穿一身黑的老婆婆,陶婆婆本来就喜欢孩子,生前又无子女,是不是想孩子想的发疯爬了出来,这也是有可能的事。”

>>

“坏了,他们一定是把陶婆婆埋到养尸地里去了,埋在那里的人,尸体是不会烂的。”陌生女人声音急促的说道。

“养尸地?”表叔疑惑的看着她。

她解释道:“养尸地就是地下阴气最重的脉络上,就像我们才矿场的矿脉一样,地下阴气聚成一团,就是一个密封的养尸场,死人埋在阴气团里尸体是不会烂的。”

表叔摆了摆手说道:“好了好了,不要再说了,明天我们就去坟场看看。”

第二天,表叔带着十几个胆大的矿工去了坟山,刘强没有去,他不敢去。老黑回来时对他说,棺材里面只有一副骷髅骨,他们烧了三个多小时才烧完,最后,把那坟也给铲平了。

刘强心中还是很害怕,因为在他眼前还是经常浮现出陶婆婆那双空洞的眼睛,他突然想起对她拉钩是发过的誓,还拍过她背上的泥土,他想起来当时在拍她后背时,发出的是嘭嘭空响的声音,现在想想还有些后怕。

过了几天,一切都无事,刘强的心绪慢慢的平复下来。就算陶婆婆是鬼,可是骨也烧成了灰,坟也铲平了,这下应该没事了吧!

晚上,刘强拿着汽灯到院里解手,风很大,把打开的门吹着吱吱作响,好像是谁在暗处使劲磨牙。

突然,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但不知是从哪里发出的,那个声音好像是从地下发出的,一种断断续续的哭声,那是有人在啼哭。

就在这时,一双卷曲烧焦的手不知何时从刘强的身后伸了过来,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强强,你发过誓,为什么要骗我。”

刘强心下大骇,慌忙向表叔的屋里狂奔,但手中的汽灯掉在了地上,点燃了院里的柴火,烧掉了表叔原本就已经破败不堪的家…………。

刘强要走了,老黑来送他,老黑告诉刘强一个惊人的消息,那天和他们一起去烧尸的老赵,昨天晚上喝醉了酒,跌进了山后的老池塘里淹死了。

坐在汽车上,刘强突然想到陶婆婆给他吃的山果,忍不住呕吐起来,恨不得把肠子都抠出来洗一遍,因为他想起了陶婆婆的死因,是她的左颈下面长了两颗血红的肿瘤。

此后的二十多年来,刘强害怕每一个黑夜,总觉得陶婆婆就躲在某个暗处注视着他,但愿时间会冲淡恐怖的回忆。

过了不久,在他的女友24岁的最后一天,他们结婚了,那天是冬至。他们感到真的很幸福,双喜临门,刘强把生日蜡烛插在蛋糕上,再过五分钟就是十二点了,他将为他的新娘点燃它。

十二点的钟声响了,没有灯光,整个房间里只有那点燃的25支蜡烛。她坐在房间里默默的看着刘强,这时,她从蛋糕上取下两枚红樱桃伸手递给刘强。

突然,刘强觉得她那瘪着嘴的笑脸,竟然是那样的阴森恐怖,还有在她的左颈下竟然有两颗并列着的美人痣,她拿起一枚红樱桃放在她的嘴中砸吧着,鲜红的汁液从她的嘴角里流了下来。

刘强突然想到了陶婆婆,扒坟烧陶婆婆那天也是冬至,而且从那天算起刚好是25年了。刘强立刻站了起来,双腿不住的打颤,在昏暗摇晃的烛火中,他惊骇的看到了令他毛骨悚然的一幕。

他的新娘明明是长发,而在那墙上映着一个佝偻的身影,头上戴着一顶奇怪的圆帽,天哪!那是陶婆婆,阿紫就是陶婆婆。

阿紫张开瘪瘪的嘴对着他狂笑,刘强的眼睛几乎要跳了出来,嘴巴大张着,这时,他用力抓起那把切蛋糕的刀,向阿紫的脸上刺去…………

等他清醒的时候,他打开灯冷静的看着一切,阿紫脸上有各种各样奇怪的切口,鲜血咕咕的流出,他把那一颗被挤出来的眼球放回了她的眼框内。

这时,有一页纸从她的手上飘了下来,是一份医院报告,刘强木然的捡了起来,那上面写的竟然是…………

“天哪!我竟然亲手杀死了我的新娘阿紫和她腹中未成形的胎儿。”刘强心里悔恨交加,此时的他几近痛不欲生。

陶婆婆竟然在25年后残忍的报复了他,直到今天刘强仍然认为自己没有错,虽然现在他还被关着,算起来在这高墙内他已经渡过了25个春秋。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