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U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印象CEO谈云峰基金注资和虞锋马云一起玩游戏

发布时间:2020-02-11 06:45:52 阅读: 来源:U盘厂家

2010年12月17日,云锋基金宣布注资北京印象创新艺术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印象”),金额达5000万美金。这已是印象第三轮融资。此前融资额为数千万美金,投资者包括IDG高盛、海纳亚洲等知名机构。

在国内文化创意行业,有如此吸金能力的案例还不多。但如果外界套用现有的商业模式去理解印象,其CEO王潮歌会“万分的不愿意”。

“因为我觉得,您给我搁旧了”,王潮歌直言不讳,她认为,商业模式是一个个企业家自己独创出来的一种商业特点,一定要随着时间和人的变化而变化。

那么,作为一家文化创意企业,印象在走以及将走怎样的商业路径?

王潮歌“自己也很好奇”,她说,“我是第一个先吃螃蟹呢,也许以后长得特好看,也许早早地就死了,不一定。”

2003年至今,印象共打造了6部作品,印象·刘三姐、印象·丽江、印象·西湖、印象·海南岛、印象·武夷山和印象·普陀。而伴随印象系列成长的,一直不乏质疑甚至反对的声音。比如,有人公开炮轰印象系列“高投入未必有高回报”、“一窝蜂复制”等等。

面对质疑,王潮歌频繁的解释,“我很担心”,她说,“我知道掐死这个东西有多容易,而要诞生这样一个东西有多难”。

艺术能挣钱

《21世纪》:在印象公司,你兼任总导演和CEO两种角色,在选址以及打造印象作品的时候,如何平衡两者之间的关系,要考虑的因素是否会更多?

王潮歌:我是一个另类企业家,特另类,我的思维方法和我对企业的认识都跟大家不太一样。我敢天地良心地向大家保证,开始时,我没有想到以赚钱为第一目的;我融资的时候,一定也不是想做一个商业模式,使我变得更发达、更有钱。我确确实实认为,(赚钱)那件事为小。

《21世纪》:什么为大?

王潮歌:有一种力量,就是艺术能挣钱这个事(为大)。

过去我们一直把商业和艺术割裂,院团全是国家养,国家拨经费,院团去做节目,演得好与坏不大有关系;甚至很多院团的终极目的,是为了拿一个奖或者到北京去。这样长期形成的文化体制,实际上让更多的人不会去想市场,比如张口要票成了一个习惯。我觉得这是对市场的不尊重。同时更坏的影响是它剥夺了非常多的普通百姓享受文化、消费文化的权利,他们慢慢就拒绝掉了。

印象做的最重要的是,告诉我们的同行,艺术能挣到钱;告诉我们的百姓,你们有资格去享受和消费艺术;告诉给我们的政府,文化产业还可以有这个样子。如果能做到这些,我觉得人生圆满。同时,因为我这么去做,我一定能做得好,一定能挣到钱。

《21世纪》:公司已经三轮融资了,投资人会对盈利有期望和要求吧?

王潮歌:所有的钱都是趋利的,不是做慈善的,他们一定是看到利才投的,一定是我的模式不错他们才进来的。

目前,只有印象·海南岛还未盈利,2010年印象·西湖盈利6000万以上,印象·刘三姐和印象·丽江的年平均观看人数均超过130万,印象·大红袍于2010年3月首演至今上座率超过70%,当年实现盈利。

但如果虞锋每天跟我说,下个月把多少钱挣回来的话,我眼睛瞪得比现在要大多了,我都不认识他了。关键是他跟马云从未跟我说过这句话。我们是在一起玩一个游戏,这个游戏也许成,也许不成,但如果成了,那将是中国非常新鲜的文化产业运营模式。这比算计投资回报率多少有趣多了。

《21世纪》:你说过,因为“印象·刘三姐”,整个阳朔的生态都发生了改变。但对于印象系列而言,赚到的仍只是票房。公司目前有无拓展收入来源的计划?是你之前说的“中国版迪士尼”设想么?

王潮歌:我说的“迪士尼”是一个大概念,它把零售、旅游、房地产等都放进来,做很多延伸,然后慢慢复制。我想借这种方法告诉中国人,复制本身没有错,只有复制才能打造文化产业链。但怎么去扩大、去延伸,这个事真的是要一点儿一点儿攻下来。

《21世纪》:对于已经完成的印象系列,哪些仍是需要花精力去做的地方?

王潮歌:实景演出,它不是机器,不是流水线,可以做到很标准。我们这里的标准存在于两个地方,演员的内心和观众的内心。这两个人心就没标准,是一个感受,所以,演出的标准化能维系,非常困难,这跟电影不一样,人家拍好了,电影院一放,都一样的,我的不行。

所以,我们每年都必须去做维护它的品质。标准化是需要在以后的过程中不断地去做的一个工作,现在做得还不是特别好。

《21世纪》:如何能知道哪里不符合标准?

王潮歌:我们是按8拍计时,本身底下有一个舞台记录,每一天都要记的,同时,还有一个硬指标,就是掌(声)。比如,我们有几百场的例子,我知道哪个应该是观众感兴趣的,应该有40次掌声,现在只有37次,那3次哪去了?为什么没了?如果掌(声)少了,那我会是一场大火,非常可怕的一场火,我会把所有的职员都骂到了,然后大家一起找,把掌(声)找回来。

职业导演,兼职CEO

《21世纪》:从导演到CEO,你如何完成角色转换?

王潮歌:举个例子吧,我喜欢在机场买杂志、买书,原来都是买一些小说什么的,现在特自然地就走到经济类那块去了。我已经不是一个被动地学习,已经开始对这事感兴趣了。

投资人也给我很多帮助,我把虞锋都当字典翻,我有时候连一些基本的术语都不知道,经常向他询问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有时也会探讨,我们这个模型如何建立的更好。经过三轮融资,很多商业精英等于是给我上了商业课。

《21世纪》:作为导演,你强势、拼命,也可以这样要求演员,但作为CEO,这样的价值观是否被员工所接受?

王潮歌:我在企业运营的时候依然强势。我依然遵循一个观点,你在我这儿工作,一定能挣到你养家糊口的钱,但这不是第一位的,在这儿,你一定要感觉到不一样的生活状态。你是不是很兴奋,是不是对你自己可满意了,是不是很冲动,是不是跟我们在一起过这种日夜颠倒、每天工作16个小时的日子觉得挺来劲的。如果不是,另外找个地方待着去。因为艺术本身要求人全身心地投入,有这样精神的人才能在关键时候顶上去。

《21世纪》:“王导”和“王总”,更喜欢哪种身份?

王潮歌:你还是叫我王导吧,王总太别扭了。我是一个职业导演,兼职CEO。

每年大学毕业生,搞金融的,搞企业管理的,有几万人吧,你知道每年毕业的导演有几个吗?20个都不超过。所以,我能成为一个导演,已经是社会的各种财富和我个人好的运气集合在一块了。我可以找一个非常好的CFO、CEO,但你给我找一个好导演试试,全中国都没几位。所以,我还得当导演。

深圳代理记账企业

深圳代理记账会计公司

深圳注册公司

广州注册公司工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