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U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城市污水怎么办加强污水再生新技术应用是出路之一-【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4:17:44 阅读: 来源:U盘厂家

城市污水怎么办?加强污水再生新技术应用是出路之一

近年来,随着我国工农业生产迅猛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逐年提高,在对水资源需求量日益增大的同时,污水排放量也呈上升趋势。据环境监测数据显示,中国七大水系一半以上河段水质污染,35个重点湖泊17个严重污染,90%以上城市水域污染严重,50%以上城镇水源不符合饮用水标准,40%水源已不能饮用,90%城市地下水不同程度遭受有机和无机有毒有害污染物的污染……这一个个触目惊心的数据,使人们愈发感受到“水危机”前所未有的严重性。在中国未来繁荣发展的道路上,城市污水处理已经刻不容缓。

清盈盈的水,何时见

据经合组织(OECD)发布的《中国环境绩效评估》报告显示,中国河流有1/3河段处于“严重污染”状态。作为首善之区,北京的众多河流也难逃污染厄运。北京五大水系永定河、蓟运河、北运河、大清河、潮白河,如今均受到不同程度污染。

2012年12月8日,记者与达尔问自然求知社的志愿者一同来到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公园南门,沿着昆玉河河道开始每周一次的“走水”活动。“走水”活动,又称“乐水行”,由达尔问自然求知社发起,利用每个周末的时间,组织当地的环保专家,带领当地的志愿者,考察北京的水环境,记录当地的“水自然”变化轨迹。今年已经63岁的志愿者张祥老人告诉记者,在他从事“走水”活动的6年中,昆玉河作为京密引水渠下游的饮用水人工渠,是污水处理做得最好的。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作为北运河水系支流的清河却是污染重灾区。达尔问自然求知社一名陈姓志愿者告诉记者,清河是他参加“走水”活动以来,所见过的污染程度最为严重的河道之一。乘车经过此地的居民甚至以“不用担心坐过站,闻到臭味就到家了”为玩笑,调侃清河污染之重。不仅如此,河道内不断滋生的寄生虫,更是令附近居民叫苦不迭。为此,记者专门乘车到达北京市海淀区清河南镇站,沿清河中游探寻究竟。

清河发源于北京市海淀区碧云寺,流经朝阳与昌平两区,在顺义汇入温榆河,全长达23.6公里。清河与通惠河、凉水河等河流共同汇入北运河,这三条河流的河道周边都分布着众多排污口,大量流出的污水未经处理便排入河道中,造成河水污染严重,水质恶劣。随着生产、制造厂纷纷撤离北京,生活污水已成为北京市水体污染的主要来源,其排污量大、分布广、排污口小而不易察觉的特点使治理难度不断加大。在记者沿清河中游途中观察发现,每走一段路河岸两边都会伸出几个大大小小的排污口,里面流出的污水不仅颜色浑浊,而且冒着滚滚的白烟,不用靠近,便能闻到阵阵恶臭。河道内,各类生活垃圾漂浮在水面之上,令人不忍目睹。据张祥介绍,清河河道内多数排污口为附近小区或工地私建污水管道,未经处理便排入清河,而由清河污水处理厂处理过后排放污水的管道仅为一条,流入河道内与其他污水混合,未见任何功效。

有类似遭遇的河道,在北京不止清河一条。记者调查发现,同属北运河水系支流的凉水河也面临着“污水难治”的问题。对此,北京市海淀区水务局相关负责人赖先生告知记者,污水治理牵扯北京市诸多行政单位,虽然群众反映多,但至今仍未解决,他建议记者向北京市水务局反映。在致电北京市水务局后,相关负责人给出的结论大同小异,认为城市污水排放与处理问题与市政规划密切相关,牵一发而动全身,“并非您着急就能解决的”。

污水难治,原因何在

“十二五”期间,全国城镇污水处理及再生利用设施建设规划投资近4300亿元,其中,各类设施建设投资4271亿元,将分别用于完善和新建管网、新增城镇污水处理能力、升级改造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泥处理处置设施建设以及再生水利用设施建设。目前我国主要城市的污水处理率是77.5%,北京市污水处理率已高达94%,居全国首位。《北京市“十二五”水资源保护及利用规划》也将安排水务建设项目284项,总投资约达1000亿元。在财政、政策双扶持的优势背景下,城市污水治理举步维艰原因何在?

就清河而言,北京市政府的整治力度从未松懈。自上世纪90年代起,政府已对清河进行了3次大规模治理:1990年北京亚运会前,清河上游毛纺厂的搬出;2002年,北京市政府斥资7.17亿元,花费两年时间建成清河污水处理厂;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北京市政府对河流两岸进行景观美化。然而“三治三污”,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人口压力不断增长、前期规划不够到位、监管力度亟待加强�其中原因,专家、学者各执一词。

对此,北京师范大学环境学院教授郑少奎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合理制定污水排放标准并严格执行是当务之急。排放的污水中,污染物主要包括有机物(以化学需氧量COD计)、氮、磷等。目前通过采用先进技术,污水中的有机污染物已经基本达标。但氮、磷污染物的处理依旧存在问题,其原因为:氮以总氮作为排放标准,其浓度应控制在10mg/L,是一个很难达到的标准,目前我国有些地表饮用水总氮含量甚至趋近于此。并且,氮的形态多样,因此,除对现有的氨氮制定排放标准外,也应补充亚硝氮、硝氮的排放标准。此外,磷的化学形态比较稳定,在水中不易被吸收或溶解,因而必须通过污水处理将其削减至足够低的浓度才能保障水环境的安全。目前,我国磷含量标准控制在0.5mg/L,远远低于国际标准(0.1mg/L)。而这两种因素造成城市污水经处理后,仍旧保留了相当量的污染物质,造成河道污水内各类寄生虫滋生。目前,在技术处理方面,我国能实现将氮、磷含量标准控制与国际接轨,但因成本问题,始终未见推行。

此外,全国各地对水质标准执行力的不到位也是造成污水处理屡治不止的原因之一。除北京等一线城市外,国内其他省市并未严格按照污水排放标准进行污水处理,比如:河北省白洋淀周边某市,城市污水只进行化学需氧量的排查与处理,富含氮、磷的处理出水直接排入“府河”。“华北地区是个大漏斗,地下水资源不足,当地百姓争相采用这些‘免费’污水浇地,已经不够了,谁还要来处理。”在与当地相关部门交涉后,郑少奎得到这样的答复。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正如南宋诗人朱熹所言,流水不腐。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陈求稳教授认为,水系只有连续才呈现出水之美,水只有活起来才能保持生命力。现在,由于生态用水的减少,各个还称得上自然水面的地方,都采取自保的办法,用“防漏”的高闸厚板把自家水封闭在领地之内,造成水循环的断裂。北京市内就以死水、臭水沟常见,生活区在上游,污水处理厂位于下游,城中多条纵横交错的道路将河流截断,地下水没有补给,造成北京市内不见活水。“这与地下管道的铺设有关,我们只铺设了向污水处理厂传送污水的管道,但经污水处理厂处理过后的中水却没有管道可以回流至上流并补充北京地区地下水,只能白白流入北京市下游地区,无法利用。”郑少奎教授说。

城市治理污水的出路

郑少奎向记者表示,治污的出路关键在于以下4个方面:

第一,节水。在人均需水量如此庞大的今天,北京市人均水资源占有量不足300立方米,为全国人均的1/8,世界人均的1/30,不到国际公认缺水下限1000立方米的1/3。在水资源如此短缺的情况下,城市污水排放量却居高不下。截至2011年,全市废水排放量为10.10亿吨,污水排放量之大,令人咋舌,究其原因,是节水工作的不到位。据了解,全国性的阶梯水价方案正在紧锣密鼓的制定中,而广西、湖北、辽宁、北京等省区市,也开始进行阶梯水价规划和调整。“治污的根源在于节水,阶梯水价让人们不得不节约用水,也是减少污水排放的一个有效途径。”郑少奎说。

第二,加大铺设污水管网。完善的下水道设施和污水管网,是改善城市污水排放的根本措施之一,必须下定决心、花大量经费用于改造城市污水管道。目前,北京市老旧城区内的污水排放管网铺设存在很大漏洞,诸多小区在建设之初,因错误估计入住居民数量,管网铺设数量不足或甚至未铺设污水管网,造成大量污水的乱排乱放。“新城区在污水管网设计与铺设方面做得不错,今后在老旧城区的改造过程中,也应将大量污水管道设计铺设其中。”郑少奎说。

第三,新技术加强污水处理。据北京市水务局数据显示,2012年第三季度北京市再生水回用量高达7643万立方米。北京排水集团供给的奥林匹克公园、奥运中心用水,以及工业冷却、道路降尘、市政用水、农业灌溉、洗车和冲厕等方面,为污水该流向何处指明了方向。郑少奎介绍,在城市污水处理中,除磷多用沉淀技术,但其成本过高。目前,已经投入使用的技术为“再生水技术双膜法”,即污水通过第一道微滤做预处理,此后,再通过反渗透做后处理,该技术应用广泛,经处理后做工业用水,北京燕山石化现已广泛使用。同时,北京市亦庄开发区也通过该技术将城市污水再生,水质极高,并应用于开发区的工业生产。

第四,政府牵头加强监管。记者调查发现,城市污水排放与处理问题与政府监管力度息息相关。目前,国内负责城市污水排放与处理的部门众多,但又分工各异,呈现“九龙治水”的态势。业内专家与各民间环保组织均呼吁,政府应将城市污水治理置于顶层设计,由权威部门带动,自上而下进行改革。在法律基础上,国内环保部门应负责制定相应环境质量标准管理办法和地方污染物排放标准,并严格执行。对污水排放的监测手段也应不断提升,在科学基础上,将污水排放相关争议得到解决。

镇江设计工作服

太原西服制作

扬州订做西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