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U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济南不少艺考培训班吹嘘包过老师索疏通费

发布时间:2020-03-04 04:32:49 阅读: 来源:U盘厂家

今年被称为“史上最难艺考年”,一是艺考政策收紧,二是艺考文化课门槛进一步提高。激烈的竞争催生了各种培训中心,也催生了艺考培训的乱象:骗人协议、收买考官、考题泄露……记者走访了多家培训机构,接触多名培训班经营者与艺考学生,带你了解艺考“包过班”、“名校协议班”的运作真相以及背后的隐秘产业链。

现状

不少培训班吹嘘“包过”

记者查询部分艺考培训机构的网站,发现这些机构开设了各种培训班,基本上可分为六大类:基础班、密集班、暑假班、长期系统班、本科包过班与名校协议班。真正能体现差异的是在学费的部分。基础班、密集班、暑假班的学费从1万至3万元,上课时间约一个月;长期系统班、本科包过班与名校协议班的费用则较为高昂,3万元至29万元,上课时间6至7个月。

上述培训班中,唯有本科包过班、名校协议班能做出“保证”:至少获得一所学校的专业合格证,否则将退还学费。因此,不少学生家长抱着“没录取学费也能退”的心态参加“包过班”与“协议班”。但“进了”就等于获得艺校的入门票?在河北唐山经营艺考培训机构的李楠(此文出现的受访者均为化名)表示,“包过班与协议班,说白了就是骗钱。”李楠指出包过班是培训机构最容易“圈钱”的项目,此类包过班保证通过艺术类统考,目前多数省份均有艺术统考,这成绩被很多三本的学校承认,“所以很多培训机构跟家长说,只要交钱就保证孩子上本科,对成绩差的孩子和家长来说,特别具有诱惑力。”

那培训班怎么保证学生通过统考呢?李楠说:“这根本没有技术含量,省统考的通过率特别高,有的接近100%,只要不是‘太夸张’的孩子,都可以通过这个考试。但对于不了解考试的家长来说,这个保证却是一颗定心丸。”曾在北京某培训班兼职教书的小哇表示,二三线城市是包过班骗钱的重灾区,通常培训班会夸大省统考的难度,抓住学生考前焦虑的心理,说服考生交钱上包过班,但事实上这几万元跟白交了一样。

乱象合格证与考题能买到

除了提供正规的培训课程,帮学生打通“后门”的培训班不在少数。李楠表示:“学费只是培训班日常的运营收入,到了考试前很多家长会找培训机构买合格证,这才是赚钱的时候。”李楠提供了一份内部资料,上头标注知名艺术类院校专业合格证的购买价格,其中北京知名艺术类院校的表演系、播音主持系与编导系的合格证价格从25万元到75万元,“价格非常靠谱,因为这是我们培训班曾操作过的。”

除了可代买合格证,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目前在北京某中型培训机构教书的黄老师透露,一些培训班可通过关系拿到艺术统考的考题,再将考题泄露给学生,例如今年湖南省艺术统考便传出考题泄露的情况。记者辗转联系到一名长沙的考生小培,她报料:“我在考试的时候老师还在发卷子,我隔壁的同学已经在答题卷上填写答案了。”后来,小培听说长沙当地知名培训班的学生考试前就拿到统一发放的统考答案。

记者也向陈书询问此情况,他表示二三线城市的艺术统考的确经常传出泄题风波,“有的命题委员就是培训班的负责人,而且统考作弊的情况时常发生,只要不是太夸张,监考官都会争一眼闭一眼,因为牵一发动全身。”名校老师都是幌子

记者查看北京某艺考教育培训机构的招生网站,发现师资团队“大有来头”,北影、中戏、中传媒的教授均出现在师资名单中。为了察探名单的真实性,记者将白癜风早期能治愈吗该培训机构公告的师资名单与北影官网的教师名单做了比对,意外发现北影的苏牧教授曾于2012年就在微博上否认任教于该培训机构。

黄老师透露,私办的培训机构为提高名注射隆胸需要多少钱声与影响力,经常借艺术类院校老师的名义招生,“但通常是学校老师与培训机构负责人曾有合作关系或熟识,他们给培训班挂个名,也可能根本不知情,但可以肯定的是,九成培训班长驻老师都不是学校的在职教师。”黄老师称多数的培训班聘请不到名师,便会找北影与中戏的毕业生来授课,有的找就读的学生来教书。

李楠以自身经验为例,曾经有培训班要他以武汉大学艺术学系知名教师的身份讲课,“但我哪是武汉大学的老师,我最多也就去过武汉大学赏樱花!”陈书也坦承,他从大二开始在培训班教书,主要负责电影史、影评与编导等专业科目,“我以学生或是毕业生的身份上课都可以。

”老师索要“疏通费”

艺考竞争激烈,花钱买通考官的情况在业界也时有所闻。2014年,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的卓姓教师,私下收取高额培训费开设辅导班,不但提供“考题秘籍”开“小灶”,甚至声称为“打点”其他考官,向考生家长索贿21.5万元。事件曝光后,卓姓教师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

“像这样被曝光的老师,都是被交了钱却没考上的学生给举报的。”小哇透露,不是每个艺校的专业老师都有打分权利,考生并不知情,所以不良的教师便钻漏洞,向学生家长索要“疏通费”,最后考生也没有上榜。另外,陈书透露曾有培训班老师向学生要了20多万元,打包票可以“打点”考官,“但这个老师什么都没干,钱收着不动,如果运气好,学生通过了,这个钱就是自个儿的;学生没通过,我把钱退给他就得了,非常简单的一个手段。”

标签:

培训班

济南

吹嘘

老师

包过

如何申请商标注册

升降液压缸

上海街舞培训

甲醇化工厂

相关阅读